“北漂”成蓝绿争抢票源 韩国瑜喊话回家投票

韩国 2018-11-09 17:00:00

  按照地区选举,投票人名册要按照当地户籍所提供的资料编纂,因此必须回到户籍所在地才能投票。也就是说,户籍在高雄、生活在台北的居民,11月24日当天也要坐火车回高雄行使。

  这样的人不在少数。还是以台北市为例,按照台北市劳保局的数据,户籍在台北市的劳工约有133万人,但却有237万余人在台北市购买商业保险,这也就表明,有超过100万人来自于岛内其他县市。经济北强南弱,就业情况也大致如此,台北、新北是人口迁入地,而中部与南部是人口输出地。历次选举,都有不少人因此不想舟车劳顿回家,或者是不愿意放下手头的事情而选择放弃投票。

  真正的原因,恐怕还是因为有人不愿意推动。就岛内两大党态度而言,相对支持“不在籍投票”,而态度比较暧昧,甚至反对。早在2010年,当时的就开始研议“不在籍投票”问题,可是到了第二年,这个还是被暂缓实施。2015年执政末期,朝野协商修改选举规则。提出要将首次投票年龄从20岁降到18岁,则要把不在籍投票加进去,结果最终又不了了之。

  之所以两党态度不一,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些不在籍人士的倾向所决定的。比如,人数百万以上的在台生、,他们因为能亲身感受到这些年发展变化,因此更倾向于支持对更加友善的。那些在外值勤的等强力机关,也是传统意义上的重要票仓。同样的道理,要将选民年龄下调到18岁,因为在他们看来,多数年轻人更愿意支持。

  至于不让“北漂”人士在实际所在地投票,因为这样会打破传统选举的潜规则。地方选举,特别是中南部地区,两党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地方为其拉票助阵。那些平时在外地工作的“北漂”青年,不受地方的影响,在选票接近的情况下,很有可能成为左右选情的一大变数。如果因为“北漂”加入而让原本十拿九稳的选情变得扑朔迷离,两党投下的高额选举成本,岂不付之东流?这也是为何韩国瑜要频频向在台北的高雄人示好,在高雄本地选民基本站队完毕的情况下,生活在外地的高雄人,俨然成了四两拨千斤的关键角色。

  还有一点,是蓝绿选民的态度问题。岛内常有笑话,选举最大的变数是选举当天的天气。一般而言,选民投票积极性高,不论刮风下雨都愿意去投票站投票,选民比较“傲娇”,天气好坏有时也能决定是否出门投票。以此类推,忠诚度更高的选民,愿意在投票日当天买张火车票从台北回到家乡投票,而选民很难做到。这也是反对“不在籍投票”的原因,不管是否生活在户籍地,支持者的票都能投得出来。反之,如果允许“不在籍投票”,那么选民就可以就近投票,会拉升的选情。